山东省公安新闻网 > 山东动态 > 国内动态 > >AG捕鱼_国内动态_山东省公安新闻网
国内动态

AG捕鱼_国内动态_山东省公安新闻网

时间:2019-03-17 13:17供稿单位:山东省公安新闻网打印字号: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16日22时,已有4000多名中国公民从日本地震重灾区撤出,分别抵达东京成田国际机场和新潟机场,其中1100多名中国公民已搭乘16日晚的航班回国。

  中国驻日大使馆新闻参赞邓伟说,截至当地时间16日上午8时,从茨城已撤出350人至成田机场,从仙台等地撤出1350人至新潟机场。16日晚,撤至成田机场的总人数约800人,撤至新潟机场的约3600人。16日晚,1100多名中国公民乘坐班机从日本返回国内,分别抵达北京、哈尔滨、上海和大连。

  邓伟呼吁重灾区有意撤离的中国公民,需尽快到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网站公布的集结地集结,迅速有序撤离。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将继续在集结点派大巴车迎接中国公民,这一工作将一直持续。

  中国驻日大使馆15日发布紧急公告说,使馆和驻新潟总领馆将安排大巴车前往宫城县、福岛县、岩手县、茨城县4个受灾较重地区的指定地点接出中国公民,分头送至成田机场和新潟机场,并帮助联系国内航班,协助回国。

  首批抵达成田机场的中国公民中有不少妇孺。来自茨城县的马女士已有4个月身孕,她告诉记者,当天早些时候,有朋友通知她,中国驻日大使馆已发布有序撤离地震重灾区中国公民的公告,她赶紧简单收拾行囊赶了过来。

  在现场,等待撤离的人员自发用行李车围起一块空地,人虽多,但秩序井然。来自东京工业大学、庆应义塾大学的数名留学生志愿者忙着登记人名,分发面包饮料。中国驻日大使馆人员林少骏说,届时将根据名单,优先撤离老人、妇女和儿童。

  林少骏说,接下来几天可能会有更多中国公民陆续前来机场,届时可能出现饮用水、药品、防寒器具和人手方面的紧张,使馆一方面将与机场方面加强沟通,同时也号召大家互助互谅。

  在宫城县仙台市东北大学留学的张宇星,几天前从仙台动身,辗转抵达成田机场。他告诉记者,在这场大地震中,他既经历了在仙台的学生集体自救,也见证了中国政府对本国公民的救助,这些将成为不幸灾难中的温暖记忆。

  在茨城县的一个小城镇,约有100多名中国同胞滞留。他们大部分是在当地打工的中国人,还有一些是在日本生活居住了10年、20年,且已经加入日本国籍的华人。

  此次地震后,余震、核辐射等灾害接连发生,这些人都希望在第一时间回国。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当天派出3辆巴士,把这些人接回东京。从15日下午起,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已经派出60辆巴士,分赴各重灾区接同胞。

  虽然撤离工作正在有序进行当中,但这些同胞抵达东京后还会面临回国难的问题。以东京为例,从东京飞回国内的航班目前都已满员。一些人担心他们能不能够买到机票,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国。

  此外,由于担心遭核辐射,这些撤离的中国同胞不得不戴上口罩和一些防备用品。他们希望能够了解更多的资讯。

  中国驻扎幌总领事馆16日说,在日本大地震重灾区之一的岩手县的中国公民绝大多数已被确认平安。

  中国驻扎幌总领事馆总领事胡胜才16日说,在岩手县生活、学习、工作的中国公民共有2922人,其中有1200多人居住在此次受灾最严重的12个市町村。

  胡胜才说,总领馆是通过与当地政府、中方人员国内派遣方紧急联系以及派遣领馆工作人员赴灾区查询等途径获知当地中国公民安全情况的,并正在努力帮助他们撤离到安全地区。

  胡胜才说,虽然已经确认在岩手县的多数中国公民生命安全,但由于灾区通讯条件极不稳定,一些可能失踪的中国公民的消息目前还无法得到进一步确认。他说:“保证在日中国公民的安全是我们现在的第一任务。”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领事刘敬师16日说,经过15日和16日两天的紧急撤离后,准备从仙台市转道回国的中国同胞数量已经明显减少,估计17日的撤离人数将大幅下降。

  中国驻新潟总领事馆副总领事宫晓冬说,总领事馆已经与日本有关方面提前进行沟通,日方为撤离至新潟的中国人免费开放了体育场。

  宫晓冬称,除从宫城撤离的中国同胞外,从另外两个重灾区岩手县和福岛县撤离的中国同胞也聚集到新潟。

  中国华人华侨是旅居日本的外国人中最大一个群体,达到了70多万人,有3万多人滞留在灾区。在目前物资紧缺的现实情况下,如果把他们全部撤离,需要进行周密考虑和安排。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16日接受采访,介绍了此次撤离行动的相关情况。

  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介绍,在整个过程中有两件最困难的事:“接头”和“加油”。“接头”是指目前通讯全部中断,大家在灾区看不到新闻,也无法上网,怎么把分散到各地的中国公民找到,告诉他们在哪里“接头”及灾区联系人、大巴车要开到哪、路线怎么走、怎么避免经过可能受到核辐射的区域等等。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提前派6个工作组赴灾区各地调查清楚情况后,才开始实施撤离同胞的行动。

  另一个困难是“加油”,东京目前已经开始限量供应汽油,每辆车只能加10升汽油,而且大部分加油站已经关闭。中国驻日本大使馆目前把所有的油都用于救援中国公民,同时也得到日本方面的一些协助。例如目前高速已经封闭,但是外交车辆可以通行,而且沿路加油站也会对外交车辆提供帮助。

  程永华说:“我们向日本政府提出要求,我们是执行紧急任务,撤离公民。日本政府对我们撤离公民的车辆给予特殊关照。”

  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介绍,目前从灾区撤离的中国同胞主要是研修生和一些年轻人,灾难发生时,他们自救行动比较快。由于地震和海啸相隔35分钟,这些人很快就跑到了高处,这种自救方式让许多人获救。

  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说,东京受辐射物质的影响比较小,呼吁大家保持冷静,但也应该注意日本政府提到的相关防护措施,例如出门要打伞,防止受污染的雨水落到皮肤上等措施。

  对于一些华人华侨的担心,中国驻日本大使程永华明确指出,华人华侨不需要撤离。

  他带着中国研修生跑到高处避难,转身再去寻找妻女,却被海啸吞没——他就是宫城县女川町佐藤水产株式会社的专务佐藤充。

  女川町约1万人口,一半左右至今下落不明,城镇一片废墟,海岸边堆放着几具被海浪冲上来的遗体。一辆日本国营列车被海啸拆成两截,拍打在离海岸轨道几十米以外的山边。在这样一座受灾惨烈的小镇,近百名中国研修生无一遇难。很多人能够逃生,是因为身边有给予帮助的当地人。

  灾难发生时,地动山摇,佐藤水产株式会社的20名中国研修生逃到宿舍附近一处地势较高的地方,不一会儿,公司专务佐藤充跑过来,喊着“海啸来了”,随后带着她们跑到更高处的神社避难。安顿好研修生后,佐藤充又冲回宿舍楼,试图找寻妻女。但宿舍楼很快被海啸淹没,佐藤充再也没有跑出来。

  “我们看到他被逼得无路,在房顶上左跑右跑,最后还是被卷到水里。一开始还扑腾了两下,很快人就不见了,”衣亚男哽咽着说。研修生张军燕用相机拍下了整个过程,视频里,女孩们尖叫着、哭喊着“快跑啊”,却只能看着救命恩人佐藤充被海啸无情吞噬。张军燕说,佐藤充的妻女到现在也下落不明。

  灾难发生当晚,大雪严寒,研修生们无处可去。佐藤充的哥哥、佐藤水产社长佐藤仁不顾自己家被冲走的悲伤,一晚上都在找山上的朋友借房子,暂时将研修生们安置进去。平时负责佐藤水产研修生管理的杜华说:“灾害发生第二天,佐藤仁见到我的第一句线个人一个都没少!’”

  冈青株式会社的社长和部长也没有忘记中国研修生,他们第一时间开车将5名研修生送到附近山上。“当晚,社长给我们找了一间山顶的温泉旅馆避难。那时,他们连自己的孩子都还没找到,”来自大连的曹晶说,等情况稳定后,她们又被转移到当地最大的避难所,和几十名中国同胞团聚。

  在避难所,研修生们一日可以保证有两到三餐。随着受灾信息被外界更多人知道,赈灾车辆越来越多,补给也逐渐充足。“我实在不敢想象,如果没有这些人的帮助我们会怎样”,曹晶说,在这场与时间赛跑的逃生中,这些当地人对每一个生命的同等尊重,将让得到救助的研修生感动一生。

  中国外交部15日晚发布通告,建议在日本重灾区的中国公民撤离。目前,我国首批撤离日本重灾区的中国公民的海运客滚船已经在烟台做好准备。

  在烟台的地方港码头,去日本灾区撤离中国公民的客滚船已做好准备。烟台边防检查站执勤业务一科副科长王小刚称,根据初步了解,这次安排了两艘客滚船,分别是“渤海玉珠”号和“渤海宝珠”号,它们目前是国内最大、设施最先进的客滚船,标准载客量都是2000人,同时还有货舱腾出的空间。目前随行船员的出境手续已经办理就绪,还有随行的外事、港航、卫生等人员的相关手续正在协调当中。

  中国国际救援队副队长周敏举起高尔夫球杆重重一击,打碎了一辆被海啸掀翻的蓝色吉普车侧窗,查找车中散发浓重臭味的原因——在日本震后搜救行动中,中国国际救援队队员运用一切办法,争取哪怕一点挽救生命的机会。

  中国国际救援队最有力的三件传统武器是声波探测仪、光学探测仪和雷达生命探测仪。这三种工具主要用于震后救援,在可能留下逃生空间的倒塌建筑内,发现生命迹象。

  然而,此次灾难造成严重伤亡的主要原因是地震引发的海啸。以大船渡灾区为例,特殊的地形加剧了海啸破坏:海岸前矗立一座矮山,海啸来临时大浪绕过矮山,以更快速度冲上海岸,接着浪头又对海岸进行反复冲刷。而当地建筑以木结构为主,在巨大冲击下纷纷粉碎。由于可供幸存者躲避的空间很少,救援队的利器也降低了效力。

  为了克服困难,队员们集思广益。高尔夫球杆就是救援队找到的一种“新式武器”。

  大船渡灾区散布着大量遭海啸掀翻的汽车,打开这些汽车车窗以拯救生命并不容易。救援队员注意到,当地很容易找到高尔夫球杆,而这正是搜寻汽车内幸存者的好工具。

  救援队还总结了两个搜索优先原则。首席医疗官彭碧波说:“当地人介绍有失踪和死亡人员的地区,我们优先搜索;海啸时海水最高处以上的房屋残部,优先搜索。这些都可以保证我们第一时间搜索最有可能存在生命的废墟。”

  由于供水短缺,救援队员在抵达大船渡后只能“三不洗”。救援队副领队陈庆开说:“为了节约宝贵的水,队员们在抵达灾区后没有洗过脸,没有洗过脚,也没刷过牙。”

  由于日本大地震后的次生灾害发展日益严重,随救援队提供外联服务的中国驻日使馆外交官石泽毅说:“到达重灾区大船渡工作,我一直没敢对在南京退休的父母说,怕老人担忧。”

  大船渡当地环境阴湿,夜间气温较低,常有余震发生。在记者写稿的约一小时里,震感强烈的余震发生了两次。同时,傍晚的小雨已变成细小的雪花,睡在帐篷中的救援队员们又要度过一个寒冷的夜晚。

上一篇:廉江齐乐网_国内动态_山东省公安新闻网
下一篇:橘子娱乐_山东省公安新闻网